读史方舆记要高校

/ / 2015-10-25
展开全文 清·顾祖禹 ◇广州府东至惠州府三百六十里,南至海百里,西至肇庆府二百三十里,北至韶州府七百二十里。自府治至江南江宁府四千三百九十里,至京师七千八百三十五里。...

  展开全文

  清·顾祖禹

  ◇广州府东至惠州府三百六十里,南至海百里,西至肇庆府二百三十里,北至韶州府七百二十里。自府治至江南江宁府四千三百九十里,至京师七千八百三十五里。

  《禹贡》扬州南境。年龄时为扬越地裴渊《广州记》:六国时广州属楚。秦置南海郡,后赵陀据其地《图经》云,尉陀僭据,改南海为南武,自称南武王,谬。汉元鼎六年,讨平之,仍为南海郡。后汉建安中,尝徙交州治此。三国吴始于此置广州交广析置。详见前。晋、宋以后因之,并治南海郡。梁置广州都督府。陈因之。隋平陈,废南海郡,置广州总管府《志》云:初治始兴,开皇二十年还治南海。仁寿初,改成番州避太子广讳也。大年夜业初,复曰南海郡。唐武德四年,平萧铣,仍置广州初为总管府,七年改都督府。开元二十三年,置经略军于城内,又以广州刺史兼五府经略使。天宝初,仍曰南海郡。乾元初复故乾宁二年,兼置清海军节度使。天复初,属于刘隐。五代梁贞明三年,刘岩僭号,改成兴王府。宋开宝四年,平南汉,仍曰广州亦曰南海郡清海军节度。祥兴元年升为祥兴府,既又改成翔龙府。元为广州路。明初改广州府,领州1、县十五。今因之。

  府连山北峙,巨海东环,所谓包山带海,险阻之地也。封域绵邈,田壤沃饶,五岭以南,此为都邑。秦末,任嚣谓赵陀曰:番禺负山险,阻南海,器械数千里,可以立国。陀因此霸有南越也。晋义熙中,卢循保据于此,分兵北出,江左震动,既而与刘裕对立于浔阳。裕密遣孙处等自海道至番禺,倾其巢穴,循败,无所归,因以毁灭。使裕计不早,循犹得阻险为奸,其为西北患,岂有已哉?陈萧勃、欧阳纥等后先据广州,而皆不克振者,羽翼未成,本根先拨也。唐置岭南经略使,为五管之枢要。乾符末,黄巢假息于广州,而毒螫遍于世界。天复初,刘隐代有广州,恣睢南服且数十年。宋之末造,冀保此一隅,为一城一旅之资,而卒摧于劲敌者,事势已去,非智计所能逮也。明初,分道取广东,廖永忠以海道之师,自福州先至广州,广州既下,而岭南郡县亦望风款服矣。盖州不特为广东之基本,亦制广西之肘腋也。

  南海县附郭,在府治西偏。本秦南海郡番禺县地。隋开皇十年,析置今县,寻以番禺县并入,为广州治。五代改曰常康。宋开宝五年复故。旧治府城北芝兰湖南,明初迁入郭内。今编户三百五十里。

  番禺县附郭,在府治东偏。秦置县,为南海郡治,以番、禺二山为名。二汉因之。晋宋以后,皆为南海郡治。隋并入南海县。唐初复置,仍为广州治。宋开宝五年,废入南海县。皇三年,复置,在州城东紫泥巷。元至正中,始徙治东城内。今因之,编户一百三十九里。

1